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成都足迹户外

 找回密码
 入驻足迹(中文注册)
查看: 1906|回复: 0

贡嘎朝圣之旅——2017国庆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11-8 10:00:00 |显示全部楼层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本帖最后由 狼狼 于 2017-11-8 10:06 编辑

  • 9月30日,乘车至徒步起点

    康定 -电站 -格西草原

    图片:贡嘎主峰


    图片:24人队伍





    电站

    起点





    格西草原



    回复



  • 10月1日,旅途正式开始

    格西草原 -两岔河 -下日乌切 -上日乌切

    格西草原-8km-两岔河-5km-下日乌且-4km-上日乌且

    今日海拔:格西草原3400m,两岔河3780m,上日乌且4350m

      二锅头轻声说:“你和安普先走,领队问起,我来说”。我明白他的意思,安普年过半百,我第一次参加高原徒步。我和安普走到出发点,“安分守己”的我们并没有继续前进。跟蜗牛议论着出发前领队叮嘱的特别注意事项,其一就是不得超过领队...不能出发,安普就去解决个人问题了...队伍做好出发前准备就陆续启程。今天是正式徒步的第一天,六点出帐篷时还是能见度2米的雾气,现在已退至半山腰。二锅头是这支24人队伍第二个认识的人,来自内蒙古,很幸运昨天从成都出发的大巴车上和他是邻座。独行者特有的品格——安静。同时也有着对身边人的侠义情怀。他热情,无时不刻照顾着任何需要帮助的驴友。他对大自然抱以最纯的情怀,专注于每一处景象...队伍陆续都出发了,我依然在等安普。没有经验和路线指引,想到的是找个伙伴相互照应。为什么是安普,因为除了我没人注意到安普还在后面。队伍负责人负责殿后的清风走上前来,我指着还在远方的安普。我们一起等着安普...



    图片:二锅头

    我们能分清是不是自己队伍的人,是因为在出发前每人发了一条属于我们队的标志语红色条幅‘野性川西,心灵之旅’,并挂在身上明显的位置。


      昨夜虽然躺下的早,但是一夜未眠。营地是在溪水边,夜里可以清晰的听到哗哗流水声。格西草原,海拔3400m。第一次上高原,第一次见到马帮,第一次说‘扎西得嘞’。藏民淳朴又热情,也很有意思。很配合也很认真的拍了张照片。


      商业组织最方便的就是解决吃的问题,领队牧野以及清风和小泽,在条件有限的情况下,认真的做好每一餐。可能是海拔的问题,第一餐是之后3天吃过最熟的一餐。


      吃饭之际,云层闪过,还能享受到小小的日照金山。


      溪水很凉,很清澈,都是山上的雪融冰川。虽说不是第一次露营,但在这么高的海拔睡觉,还是第一次。夜里有种错觉,感觉空气不够用,呼吸不过来,大口呼吸一会儿,缓解了许多。到了深夜开始燥热,把身上衣服全脱去。真是折腾了一夜。无论怎样,这都是开始。

      等到安普,我们一起出发。路况不是太好,对于从小长在深山里的孩子,这点儿崎岖不平算不上什么。路上可以清晰地听到溪水的声音,在溪水的另一侧是被雾气笼罩着的陡峰,山顶约隐约现,像极了海市蜃楼,待整片雾气散去才露真容。


    前面的队伍慢下来了,大家都在溪水的桥面上拍摄。我喜欢水,也喜欢这波涛的溪流,闻之澎湃,观之浩荡。


      经过一个夜晚,虽没休息好,但似乎已经适应这高海拔环境,道路并不平坦,平衡力发挥得很好,在石头间穿梭,很快走到前面,然后慢慢等着安普。安普说我是过于兴奋,在以后来看他说的确实是对的。

    图片:白上衣,黄头巾为安普,来自苏州


    图片:道路都是石头和从石头上流过的溪水

      雾气散去,阳光出现,开始热起来,领队千叮嘱无论多热中途不得脱衣服,大家依然把厚一点的衣服收在背包里。一路都在爬升,所以大家走走停停,我们的队伍开始拉长。在溪水流经的地方都有红色的石头,凑近一看只是上面附着一层,它是一种藻类,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红色,也是这里特有的“红色石头”。

    背后的山脉一直以壮观的景象出现在回头的视野里。

      前面的山峰像《魔戒》中的孤山,所以我形象地把它当作“孤山”,而我们也正向“孤山”走去,完成一件我们自己的“冒险”旅程。

      几公里的爬升后开始有下坡,马队也赶过来,避让马队之际,我站在道路旁,脚下是3到4米的小悬崖,下面是流过的溪水,溪水拍打石头激起的水汽夹在风中扑面而来。视野很宽阔,两手后背,开动全身的感官,感受着这般的动、静、声、色、味。




    右侧是早上看到的“海市蜃楼”,山顶没有植被,银灰色的石头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清晰。而现在的角度已经隐去它的巍耸。

    这次徒步是轻装,一路只是带上个人当天的路餐、水和一些必要物品,剩余的装备装在领队提供的编织袋,交给马队驮运。

    每个人在以自己的方式完成自己的旅程,在这里看到了大熊,小马驮着大熊。大熊是从深圳过来,以经济的头脑计算着更划得来的旅行。

    图片:大熊(红色冲锋衣)

    波光粼粼的水面,这些都是冰川汇集形成的河流。


    猜一下,这张照片中溪水的流向?

    “孤山”越来越近,开始疲惫的驴友也在增加。


      (写到这里,我越来越觉得我在看图说话,所以想改变一下,记录游记的格式,接下来的记录大多将以文字形式,必要时插入照片。文字记录完再以浏览照片方式走马观花式的回味旅程。)


    图片:毛毛

      很快在两岔河赶上了大部队,大家都在休息,能让我认出是我们的队伍,除了我们的条幅之外就是我看见了毛毛,毛毛从上海过来,是这支队伍中第一个认识的人。前天(9月29号)到达成都红达酒店,住宿是已经安排好的,我和毛毛是一个房间。他有很多的户外经历,很厉害的强驴,低调的出现在这支队伍中...大家都不知道前方的路是否需要过河,再加上过河可能需要骑马,费用为30/人。看到小泽没过桥,我也继续向前面的河滩走去。河滩又被右侧山上流下的溪水截断,有人脱了鞋挽起裤腿趟水过河,那驴友又因水太凉退了回来,示意我们从河上游过。我沿着河流向上走,试图寻找河道比较窄或中间有石头过渡的地方过河。就这样不知不觉已经爬了很高,我都怀疑我昨晚是不是休息好了,在这么高的海拔,走了半天还没吃路餐的情况下,居然还有力气在满是荆棘的山上爬山...曾试了几次,因河道太宽都不行。我想,越往上应该会越窄吧,终于发现一处觉得有机会过去的地方,中间有一块大石头,可能可以跳过去...早晨起来,手机上的壁纸文字是“勇气”,却无意预示今天的经历...第一跳出时,头脑中并没有太多的杂念,一心想过河,也真真切切感觉到勇气的存在。可是在第二跳时,犹豫了,着陆点是一块石头,并不太远,也就是我立定跳远的距离两米左右,可石头已经被水打湿,想必一定比较滑,而且还是倾斜面,很有可能仰面跌入水流中,这里的河道比较窄,所以溪流相对比较急。落入水中,必然是被冲到下游。这时最关键的问题是我没告知任何人。手机在这个全程没有信号的假期里只能是相机了,通讯除了负责人所有的对讲机外就是靠喊了。思来想去,条件不充分,放弃过河,原路返回,二十多年的成长让我并没有对这个决定和之前的选择而后悔。(现在想想其实错了,水流量不变,所以河道是一样的。)可是我发现原先的第一跳也是很宽的河面,可是只有这一个选择,再次跳过去,还是滑入水中,我死死抱着石头,拼命的向上挣扎,右脚只是湿了鞋面,左腿裤子全部浸湿,左脚鞋子进了水。简单的把鞋子里的水倒掉,把裤子的水尽可能挤出来,这时发现右手掌心已经被石头划破。来不及多耗时间,因为要原路返回,所以行程又落在了大部队后面。看到小泽挥动登山杖示意我下山,我回应...跟他相遇后,他说:“大家都在等你了”。我顿感愧疚,连累了大家。下到河滩大家已经返回过河了,还有安普在等我,在安普解决个人问题时,我趁这时间把里面的秋裤脱了,只剩速干裤和冲锋裤,把雪套穿在里面。小泽因为把水杯落在了刚才的地方,他去找水杯,我和安普原路过桥再过河,我没有骑马,想试图过河...我强烈建议安普骑马过河,不想他有什么意外。所以他骑马,我踩着水里的石头过河,在最后一处,同样是刚才山上那样宽的河道,水不是太急,我稍助跑跳了过去,由于左脚没有雪套保护被右脚溅起的水花再次进水。让安普先走,我稍作调整,清风耐心的等着我。简单吃些路餐,然后把塑料袋套在脚上与袜子鞋子隔开。此时清风已经没有水了,我分了他半壶水。清风通过对讲机确认小泽已经过河,我才放下心来。


    图片:小泽



    第二跳,对面的石头,河流很急。

    手在抓石头时受伤,已经开始发炎。


      剩下还有一半的路程,必定是更加艰辛。追上安普后,跟安普说我要加快速度先走了,怕太阳落山后气温更低。

      我们已经走在“孤山”的左边,同时也在渐渐远去,可是旅程并未结束,依然是刚刚开始。再次遇到大部队是在下日乌切的藏民开的小小便利站点,在这里看到了二锅头,他兴奋的说:“在这里居然还可以喝到可乐!”可乐是7元/瓶,还有白开水补给,二锅头请我喝可乐,我说不喝可乐了喝白开水吧。由于晌午跟清风分了半壶水,我几乎也喝完了,本来是5元/一壶的白开水,由于我的水壶比较大,藏民老板娘临时加价10元/壶。谢过二锅头,然后说明情况我必须抓紧赶路到营地换掉湿裤子鞋子。

      下日乌切的一段平缓路段走完,又开始爬升。伤口没有及时处理,现在已经发炎。登山杖本来是拿在手中没有打开,为了赶路,撑起了左杖,真正的做起了左撇子。在这里遇到了赫姐,从南京过来,在后来的了解中,她是满族人,还是位真正的格格。她去过武汉,我们谈起武汉的地方,谈小吃街,步行街...


    图片:赫姐

      第一次过独木桥,赫姐小心翼翼的过桥。可能是年轻人小伙子的灵活性,我很轻松的过桥,过桥后并捡到一顶遮阳帽,好在是刚才的人掉的。(安普在营地后讲起过桥的趣事。他想尝试一下看着下面的水流过河的感觉,然而这一尝试,使得他头晕目眩,连晚饭都没了一点胃口。)过桥后,开始爬小绝望坡,山路很陡,赫姐走得慢,很快又是我一个人了。这本是我们一个人的旅行,大家必须按照自己的节奏走。走得慢,只要一步一步的向前走,总会是在接近终点。一边走一边看一下自己走过的路,当走完陡坡,经过一段平路,终于可以看见远处的营地了,兴奋的想喊,可是嗓音已经发哑喊不出来了。走到一片沙化的地方,发现地上有小雨滴,原来开始下小雨。

      经过最后两个独木桥,终于来到了大本营。没做休息,因为开始下雨,找到自己的装备编织袋,选择一个高地,今晚可能下雨,所以一定避开洼地。今天跟青海队四人、二锅头和安普成为邻居。二锅头和安普睡一顶帐篷...我们旁边是一条小溪,水流不大,但是被白色垃圾污染,在这里最脏的不是牛马粪,而是白色垃圾...扎好帐篷,赶紧换衣加衣。现在所在地是上日乌切,海拔4350米,所处的地方是一片草原,风很大,我把帐钉都用上。安普说我的帐篷对着风口,我说这是在高原,前后两个方向都是山谷入口,风向指不定会变。果不其然,不久风向换向...旁边帐篷的骞骞不群已经出现高反症状,到营地后就呆在帐篷里。我也有了高反,只要一进帐篷就开始头晕,所以吃饭前我一直在帐篷外呆着。安普也有不舒服,连晚饭的胃口都没有。二锅头的腰椎间盘开始痛,他就随意躺在草地上,看得出他很疼,但在之后的行程里他把护腰给了同样腰疼的黄蜂...手掌需要消炎,我没有备消炎药,正好青海队的小鲍有。青海队有两个美女,小遊来自厦门;小鲍来自西宁,听她简单的讲述她去过的地方,她一个人去过很多地方,包括西藏。这让我想起了小木女神,我的户外师父,也曾一个人游走西藏。现在的女孩子都太强悍了。


    图片:小鲍

      吃过饭后,就进帐篷了,没敢洗脸刷牙,因为已经开始出现发烧症状,带有退烧贴,领队又给了抗高原药片,晚上又冲了小柴胡药水。夜里一直断断续续的下着雨,时大时小。旁边还有马儿在吃草,脖子上挂着的铃铛响声从未消停过。帐篷是木神的,应该不会进水,但是还是不放心,一直在检查是否进水。睡袋的表面是湿的,可能是体内的水分遇冷空气后所凝结的,但是这黑冰G1000的保暖过了头,使我开始严重上火,喉咙开始干燥,即使不停的喝水。夜里任然是一夜未眠。心跳一直很快,无论怎样放宽心,也无济于事...

      我们是幸运的,就在早我们一天出发的队伍走今天的路程,途中遇到风雨雷电,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旅行结束后,看别人的游记)




  • 10月2日,翻越日乌切垭口

    日乌切垭口 -莫溪沟尾营地

    上日乌切——6Km——日乌切垭口——21Km——莫溪沟尾营地

    今日海拔:日乌且垭口4830米、莫溪沟营地约4100米。

      看来我们的运气还是不错,早上起来,雨已经停了,云雾开始散去。头是晕的,上火引起的鼻炎,鼻子和头都是疼的。他们说我的嘴唇发紫,想必这是高反的症状。手掌昨夜只是贴了创可贴,今天已经成溃疡。跟领队要了消毒液,消毒后我用纱布压着,然后再用创可贴固定。有几个队友都有高反,他们思量着要骑马。我觉得我还可以坚持。

      打点行李,安普打趣地说:“二锅头选的什么地方,你看,一...二...三四,四面都有一坨牛粪......”

      早餐依然是稀饭配咸菜,还有发面饼。无论有无胃口,都要填饱肚子。整顿好,已经不知道几点,也不太在意,大家陆续出发,北京来的慕思和河北的阳光姐(原名海盗寶寶,意外看成阳光寶寶,所以就喊阳光姐,希望她不要怪我,长的这么阳光,干嘛叫海盗。)依旧是重装,慕思说走长线重装才有意思,轻装太没意思。紧接着有人有趣的说:“我的装备呢?”开玩笑的做出要重装的架势。


    图片:海盗寳寳


    图片:慕思

      今天路线很艰难,先是6公里的上坡,然后一路下坡。心想幸亏是先上坡,后下坡,不然最后真是绝望。上坡的路很难走,因为昨夜下了雨,路上开始泥泞起来,加上溪水流过,很多处都是踩着石头走。海拔不断上升,速度越来越缓慢,看着前方山头的人,人影已经很小,心想翻过那个看不见的山头或许就到了。终于到了山头(勒多漫因),只是前面还有山头,一座接着一座。天气变幻莫测,时阴时晴,现在正好阳光正媚,我们在这里可以看见小贡嘎雪山,白色的山头宣示着贡嘎的圣洁和庄严,一朵云穿在山尖,以蓝天为背景,显得格外耀眼,我们又以它为背景,拍照的拍照,摆拍的摆拍,想以最独特的姿态,与这壮观的景色留下合影。真佩服那些拍跳跃感照片的人,总觉得由此容易产生高反。二锅头最有趣,他让队友拍全景,然后自己变换方位使照片中出现多个自己,一点都看不出他是已经50的人了。本想和安普一起走,一老一少或许有个照应,只是中途他想偏离路线看看有没有美景,我只好一个人先走,我不能多等,怕停下来接下来的路坚持不下去,很快也发现这里都将是自己一个人的旅途,没有谁能真正帮到谁。我一步一步的向前挪,没敢停下来休息。不再一直看前面,也不再看走过的路,埋头只是走着,有缺氧的症状,多少次差点没站稳,借着一根登山杖来维持平衡。不敢说这旅途够虐,想到过些天后木神重装徒步格聂,这世界最不缺的就是更强的人。马队也赶了过来,他们热情的打招呼。我询问垭口还有多远,他指指那个最高的山头,那里就是了...那是可以看见的山头,因为它太高了,隔着一个山头依然可以看见,真的刷新了我的绝望值——看得见的绝望。感觉到空气的不足,已经找不到植被,全是灰黑的石片,没有雪,大概昨晚这里并没有雨水。想象不到那些爬过去的人是怎么做到的,但我们终会做到。继续挪着脚步,像是被托着的身体。坚持之下,还是走到了垭口下面的一处平地,马队挤在路口,索性休息一下喝口水,往水里倒了点葡萄糖粉,吃了一根火腿肠,还是9月30号出发时早餐的存货。垭口是几乎垂直的陡坡,没人敢骑马上去,所有的人都要经历这考验。休息是站着的,大概十分钟左右准备上垭口,盘旋的道路,尽可能走S线,不抬头,不低头,五步一喘,一个弯休息几秒继续前行,终于还是上到了垭顶,垭顶几乎没有站立的地方,大熊和小朱已经到了,躺坐在路旁的石头上。小朱从山东来,是甘肃兰州白银景泰人,长着秀气的面容。这里的海拔是最高的,4830米。是日乌切沟与莫溪沟的分水岭,也是今天地狱与天堂的界线。风太大,没做停留,开始下山,上山容易下山难,倒是不耗体力,近乎垂直的下坡也还是盘旋的小路,这样近乎垂直的坡度还很长,想着如果有人反穿,会不会比我们更加绝望。下山的路走得很快,甚至有些路都是小跑下来的...穿过云层,终于看到在山脚休整的马群和大部队。


    图片:小朱(蓝色冲锋衣)

      下到山脚刚是中午12点,我们队已经下来了几个,正吃路餐,小泽发现我的脸冻伤了,也幸好他带有凡士林。虽然带有头巾,但由于呼吸不顺,所以没有遮脸,早上起来晕晕乎乎的也忘记带手套,结果手背和脸都被冻伤。阳光姐得知我上火给了我两颗凉糖。伪文艺坐在旁边听着歌睡着了,怕他着凉把他喊醒了,安普和二锅头也下来了...大约休息了半个小时,背上的汗开始变凉,不能再休息,不然会着凉,所以继续赶路,按照牧野的说法,接下来还有20公里的路,都是下坡(其实都是一上一下)。开始走得很慢,我发现走得慢也很累,索性快步赶路,赶上了慕思和阳光姐,又赶上了毛毛他们...结果被领队牧野轻松超越。


    图片:伪文艺

      左边是山谷,山谷里流着已经汇集成大河的冰川水,哗哗的流水一直伴随接下来的行程。青山行不尽,绿水去何长...对岸和我们设身的风景一样,一样有和河川平行的山路,山路并不是一条,也不能说是多条,在被马群踩烂的泥泞路旁都会多出一条小路以绕过泥泞。对岸的山顶是皑皑贡嘎雪山,在云雾的缭绕中,时隐时现。前面是笔直的山谷,两山之间架着厚厚的云层,已经在酝酿着雨水。

      天上不时下着小雨,还好在成都准备了雨伞。走了一段,牧野他们开始休息。老徐(卡撒不难卡)没带任何防雨装备,要先走,我和他继续前行。老徐从上海过来,此次带了无人机,十足的技术大能。或许我们都觉得走得慢会更加累,所以我们一直快速的赶路。


    图片:老徐(卡撒不难卡)

      满山的蓝色小花会让人以为还在夏季,但是突然出现的秋黄告诉你已经到了深秋。翻过几个溪流河沟,看见大片草地,以为已经到营地,遇到藏民询路,他告知再走一个半小时就到了...给老徐拍了几张照后便继续走。后面的队友已看不见身影,马队赶来,倒也不需要让路,山上到处都是路,甚至有些路几乎没人走过。趟过金黄的麻田,麻田的一角有座石房子。路口垒起的“朵帮”也就是玛尼堆,镇邪用的,上面刻有六字真言...还有足以吓人的稻草人。

      为了缓解徒步带来的疲惫,我听了音乐,当听到韩红的《天亮了》,居然有想哭的冲动,眼里已经溢满泪水。以前一直听这首歌,只是有感动,从未有过现在这种感觉。后来跟小鲍谈起,她说:“可能你从垭口下来变的深情了...”贡嘎到底有何种能量,能让人激发出如此深的情感。

      我们很快走完了山路,走到了山谷河滩。正好遇到骑马的藏民,礼问过后,问营地还有多远。他的一个回答让我们不敢继续前行,他说有两个营地,一个在我们走过的地方,一个在还需脚程一个小时的前方。我们并不确定是哪个营地,马帮和领队都还后面。索性坐下来等,老徐继续走了50米,和其他队的两个人在交谈着什么。风很大,我用雨伞挡风,大约等了一刻钟,又来了一个藏民,他们谈了一会,老徐示意我过去。确定营地在后面,但是要过河,过河需要骑马渡河,费用40/人。慕思和阳光姐也赶了过来,慕思看看情况,直接脱鞋趟水过河;阳光姐可能是太累,直接趴在地上,看着心酸。马队还没来,刚才的藏民有马可以渡河,天色不早,也开始下雨,我们想早点过河,于是跟藏民讲价,磨了好一会儿,最后降到了25元/人,这时清风也赶过来,我们的马队也来了,马队以20元/人渡河...阳光姐的包太大,骑马怕抓不稳,我把我的小包给她,我背大包。不好意思的是我的小包比她大包还重。我帮她拿着登山杖,她上马后战战兢兢的过河,我随其后,水流很急,看着马儿抵抗不住水的冲力向下游偏去,好在马儿能站稳,也是捏了一把汗。下马后我从阳光姐背的小包里拿出水壶和登山杖(下垭口后就没用过登山杖,一直收在小包里),继续背着大包开始爬坡。走了半个小时,看到一个营地,只是不是我们的营地。走过营地又遇一条河,还是要骑马过河,之前谈好的每人10元,藏民看到我一个人,想临时涨价20。我说已经谈好的,他们马上恢复原价。我想等阳光姐一起过河,阳光姐可能是太累了,速度不快,索性我大包小包一起背...这次过河重心有点不稳,过河时晃晃悠悠,还好没掉河里。翻过一个小山头就可以看见营地,其实营地还有段距离。鹰哥骑着马吆喝着我们骑马,鹰哥在这个队伍里年纪最大,是青海队,当然我应该喊叔,是特种兵出身,也是我的偶像。


    图片:鹰哥(小鲍拍摄)

      莫溪沟尾营地是一块平地草原,海拔4100米,是天然的露营地,坐落在半山腰,前面是伴随着一下午行程的河川,左侧还有一条由山上流下的溪流。看着云层,今晚注定还要下雨,所以找略高的地方扎营。跟徐巍做邻居,旁边有藏民搭的白色的篷子,里面有售各种饮料。安普也在旁边扎营,二锅头找了个好去处——石头小房。靠近山的一侧有一处小溪,有人用切开的矿泉水瓶放在上面做成“自来水”。

      赫姐和阳光姐可能是今天太耗体力,开始出现高反。老徐又开始放飞他的无人机...

      开饭时正好下起了雨,我穿着雨衣,顺便帮安普打了一碗粉丝汤,这导致后来清风点了他几次名,安普曾告诉我他的实名,只是一个转身已经忘记了...雨过后,云也散了,黑色的星空露了出来,月亮已经很亮,我却没有任何的思念...海拔低了,没有了马铃,今晚希望是个安眠夜,不再担心会不会漏雨,睡前喝了小柴胡水,希望能起到降火的作用...手掌已经敷用赫姐给的消炎药膏...很快入梦......




    回复

  • 10月3日,穿越森林

    贡噶寺

    莫溪沟尾营地——18Km——贡噶寺

    今日海拔:贡嘎寺3750米

      天微亮,隔壁的队伍已经开始吆喝打开水。海拔虽然比头一天低许多,但还是在很高的海拔上,夜里心跳依旧是很快,但是终归是睡着了,鉴于之前的经验,只要一醒来就喝水。即便这样脸上由于冻伤,起了很多干皮,今天整个旅程都是用头巾遮着脸,进入“捂脸”模式。起来的时候并未下雨,我把甲壳虫帐篷的水擦了一遍,可正要收的时候又下起雨来。钻进帐篷等雨停...山上的雨,来的快,走的也快。收拾帐篷,洗漱好,等待吃早餐...

      大家做完早操,陆续出发。溪水潺潺的流着,两岸的青山连绵起伏,山腰缠着缕缕白云。另外一队早已出发,他们的目的地比我们要远...首先经过一处溪流,溪流是从左侧雪山上流下来的,常年的溪流冲出一条河滩,河滩上都是鹅卵石,鹅卵石上架着三根树干,队长在对岸一一把我们扶过独木桥。

      草甸,还是跟昨天一样,一样的“多条路”,只是昨晚刚下过雨,到处都是泥泞。对岸的风景已经不一样,上和下有一条明显的界线,好像是穿好的衣服,上是覆盖山头的草甸;下是茂密的树林,把山腰以下捂得严严实实。中间一道溪水又把树林劈开。白云像薄薄的棉花,随意的洒在山坡上,又像一缕丝带系在腰间。

      走过5公里的草甸,开始进入森林。绕过一座山,就会遇到一处溪流,仿佛每条沟谷都会有溪流,那也可能这里本不是山谷,只是长年累月被山上的雪融水冲刷出来的。每条溪流上都有独木桥,独木桥都是由三俩树干组成的。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过桥,真是辛苦了队长,在每一处独木桥守候着...走进这片原始森林,各种千指百态的古木奇树印入眼帘,令人目不暇接琳琅满目。有独木成林的。有树枝的枝梢交错着。深山老林,古木参天,遮天翳日。松萝霸占每根树枝,长期寄生在这些树上,已经与树木融为一体,如同春天的柳条,垂落着像帘幕...不论是远山还是近景,无论我们的相机集成多么高科技,依然拍不出入境感。三维的画面无论怎样都不可能用二维来呈现,更何况这里的声和气是无法通过图片感觉到的。我们最多是想用相片表达‘来此一游’而已。认识到这一点,接下来的旅程我放慢了脚步...

      除了独木桥的惊险外,还有这不宽的泥泞小路,右边就是陡峭的山坡,虽有树林,但是要骑马走过这条山路,那真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到处可见的马儿滑下去的痕迹。这时我们都想起了大熊,为他担心的同时也在佩服着他的勇气。后来见到大熊,他说当时没感觉,只是回头想想,真是后怕吓死人。

      我对今天的路程毫无压力,完完全全沉醉在这天然的氧吧里,信步由缰的向前走,看见二锅头对着地上拍。对哦,我怎么忽略还有地上的细节。地上有各种各样的蘑菇,我不认识它们,只是看着好看,有长得像草珊瑚的,有红的、黄的、白的、紫的,还有长的像帽子的(那本来就是帽子,被人扣在了树桩上)。还有不长叶只开花的小黄花,还有不开花只长叶的红叶子。它们星星点点的点缀着这片肥沃的土地。在这深山老林里虽然有着各种野兽,但是除了牛马群外就只看到小松鼠了...

      后来听小鲍讲在这老林里产生的笑话,原话是这样:“夏都(青海队)说,你们说这人要是有翅膀该多好,想去哪里就飞到那里,在天上甭提多自在了...说完,鹰哥沉吟了一小会儿,一本正经的说到,这样的话,那,打猎的人就多了...”

      中午,赫姐、光脚驴还有伪文艺,我们一起坐在一处空地,晒着太阳吃路餐,赫姐一直很照顾我这个小朋友,分享着各种美食。稍作休息后继续出发,路边挂着一张白纸条,上面写着:“加油!只有10公里   的上坡路了!  请收下这碗毒鸡汤 不谢”这确实是一碗毒鸡汤,剩下的路几乎是上坡路,加上道路的泥泞,我的雪套上和鞋子上已经满是泥巴,我真佩服慕思,他不穿雪套,裤子上却没有一点泥巴,我观察他走路,发现他除了他说的尽可能不踩泥巴外还有他的脚间距把握的很好,不会让鞋子擦到裤腿上。慕思手里拿着装满蘑菇的袋子,所以只能一个手撑杖,他重装又是上坡路,我提出帮他拿袋子,我右手受伤,本来就是一个杖,对我而言也是举手之劳。

      最后一道坡很长很陡,我说我们几乎到山顶了。爬完最后一道坡,可以听到机动车的声音,是摩托车。能听到车的声音,也就意味着不远了。走完最后一段最泥泞的缓下坡路,到了三岔路口,从这里到贡噶寺还有一公里,要到贡噶寺的人都要在这里买票,队长已经在这里等着我们了。

      我已经是十足的泥腿子了,好在进贡噶寺前有地方冲洗鞋子,大家都以最虔诚的姿态进入贡噶寺,看到白塔,贡噶寺也就出现在眼前。贡噶寺信奉白教。它的历史都可以查到...本来在贡噶寺可以清楚的看到贡嘎主峰,只是到时,已经起雾。只能听见从雪山流下来的水,声音很大。对面的山还是能看见,几处金帆,很像几处蜘蛛网贴在山上。


    图片:成了泥腿子

      装备已经到达,放在贡噶寺门口,分好房间,把装备行李拖进房间。我们住了七人间,只是住了六个人,伪文艺在门口,老徐、大熊、老藤在窗户边,锐哥在门的另外一边。换好衣服,我站在寺门口的观景台上,面前和周围是白茫茫的雾气,除了水声几乎一切处于这无尽的云雾中。秋妹是另一队的领队,在门口照看着行李物品,个子不高大大的眼睛,很漂亮。我问她贡嘎主峰的方位,她指着寺门口左前方的方向,说可能在明早三四点可以看到...光脚驴又开启了撩妹模式。光脚驴来自南京,在南京他们有一个团队叫‘最后的部落’...

    图片:光脚驴


    图片:老藤

      得知小遊是第一次参加户外,而第一次就走这么虐的路线,之前真看不出来,以为也是一个老驴。为了照顾户外新驴,我把一路上没舍得吃的唯一一个橙子给了她们。把舒筋活络油也给她们,想必今天的路线对于她们来说也是不易的。

      大熊不吃米饭,不过米饭确实是夹生的,我把已经快碎成渣的泡面给了他...大熊把一包牛肉粒分发完...我们一起把锐哥的石榴瓜分完。


      寺内呈四合院,从大门进入,对面的楼上是工作人员住的地方,楼下是厨房和锅炉,门口是水源,用来做饭和洗漱,不允许洗衣服和鞋子;左边是旅客住的地方,木制阁楼;大门上方也是旅客住的地方,多是标间,标间内的窗户朝着主峰,推开窗便可以看见贡嘎山,当然如果没有云雾的话;大门右方是大厅,每支队伍都是在这里做饭。院子中间是熏炉,旁边的木杆子挂着垂下的金帆。一些人在锅炉旁取暖烘衣服,队长牧野(蓝色羽绒服黑色双肩背包)在大厅门口准备做饭,秋妹(黄色衣服白色帽子)在洗漱他们队的餐具,光脚驴(带黄色头巾)在厨房门口,伪文艺(红色绒帽,红色冲锋衣)站在水源前,小遊(白色衣服,黑色帽子)跟清风(蓝色冲锋衣,灰色帽子)交谈着什么,小鲍(粉色冲锋衣,红色裤子)站在大院中间,二锅头(灰色衣服)坐在楼上的一角喝茶。

      牧野宣布明天的行程安排,5公里到下子梅村,继续帐篷露营。所有人开始骚动,攻略安排是明天住宿藏民家。这只不过是牧野幽默的一个玩笑。鹰哥又很认真的说:“我发现牧野行程距离是以英里为单位...”

      我喜欢站在外面的观景台上,感受着这无尽的虚无,我知道贡嘎主峰就在云雾后面,而我却喜欢这样隔着雾去观望它,想着这次本不该出现的旅程。在9月13号才确定的旅行,在木神的帮助下,准备着装备和物品。一切都是缘分。无缘看见主峰也是一种缘分。

      寺里的卫生条件并不好,晚上,我拿出睡袋,没盖寺里的被子。老徐一夜没睡,大概夜里一点多就去外面等候雪山的出现。赫姐开始高反,头发热,夜里敲门向光脚驴取药。光脚驴为了照顾他的队员,结果没穿厚衣服也感冒了。我即使不停的喝水,双嘴唇开始肿起来。大熊和我一样...




  • 10月4日,子梅垭口

    子梅垭口 -下子梅村

    贡噶寺——5Km——下子梅村——乘车——子梅垭口——乘车——下子梅村

    今日海拔:贡嘎寺3750米、子梅垭口4550米

      今天是中秋节,大家今天换用‘中秋快乐’打招呼,在这团聚的日子大家聚在一起,也是一场特别的缘分。今天行程很短,相对来说是最轻松的一天,一路都是下坡。

      习惯性6点起床,收拾好装备行李,8点吃早餐。离早餐时间还早,就在贡嘎寺周围转了转。贡嘎主峰依旧被云层覆盖,露出部分雪山,看不到山顶。好像是给了部分提示,来想象着这遮隐背后的风景和故事。而在寺的下面出现了大片云海,白白的云层像弹好的棉花平铺开来,真想做回小孩儿在上面玩耍...

      今天正式进入“捂脸“模式,已经变形的脸无法示人...吃过早餐,一切准备好后,大家留合影,然后我帮几个队友拍了观望云海的照片,并不是真的观望,只是借位的角度看云海...我尽可能的走在最后,想留多点时间在这大山里,慢慢感受这里的一切。走在最后最大的福利就是可以跟美女聊天。听小鲍讲述她去过的地方,她说她很喜欢集邮,她有一本纪念册。我好奇的想看一下,她爽朗的答应了。青海队的四人组是个欢乐的队伍,笑声一直不断的传来。当下便想如果有人跟我一起来多好,可同时也想一个人也挺好,除了管好自个儿外,就是可以有更多的机会来观察这些人,美的不只是大山,还有这些有趣有爱的人。听到小鲍对蜗牛说:“我帮你背包吧...”。这个看起来很平凡的西北姑娘竟然这么的友善。即使蜗牛说还挺好没让她背,但足以让所有听到他们对话的人为她点赞!


    图片:蜗牛

      进入云层时下起了蒙蒙细雨,挂在树上的松萝也挂满了水珠,像铺了一层白中透绿的霜...不时有摩托车或马队或上山或下山,使本来就泥泞的道路更加泥泞。古林还像昨天一样,或独木成林,或交织相错。蜗牛看见一棵奇怪的树,树干中部隆起一个大包,说都拍一张,看谁的照片更污...穿过云层,天开始慢慢转晴。路上不断遇到去贡噶寺的旅人,其中有两位骑行者,要沿着我们刚走下来的陡坡骑上去。他们很棒,在三千多米的海拔骑上坡路。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旅程,不分难易美丑,所走过的都是自己的必经之路。

      看到河谷,也就意味着我们已经到了山脚,这里依然是3000米的海拔。遇到了光脚驴、小朱他们,老徐一夜没合眼也走在了后面...一起吃不知名的野果子,绿色略透明的果子,有点酸有点甜也有点涩,黄色像黄豆大小的果子很酸爽,他们说在水瓶里泡上几天喝起来很好喝...顺着河流看见子梅村,子梅村分上、中、下,人数不多,相隔一公里左右。我也不知道我们首先进入的是哪个,大概是中子梅,继续沿着公路走一公里就到下子梅村了。不到中午的时间,我们已经到达目的地...住处是臧民民宅,院子很大,正对门口挂着狼做成的标本。大门旁边是两层楼房,旅馆模式。与其垂直的是搭建的简易房,也是我们将要住的地方,大门对面是藏獒的窝和马圈...分好房间,是五人房间,靠门窗的是二锅头,他旁边是骞骞不群,靠后窗的是老藤和大熊。大熊今天并没有骑马,而今天却是对他最大的挑战,他的鞋子在30号刚启程就已经坏了,他是穿着另外的鞋子,鞋子小很多,很挤脚。今天一路下坡,可想而知他要忍受多大的疼痛。

      这个房间的人很有趣,说既然到了人烟的地方,不吃路餐,出去找吃的。这家人家可以弄吃的,虽只有鸡蛋面条,15元一碗。这么多天没吃到熟饭,不管多贵都愿意了。二锅头点了一壶酥油茶,也有幸沾光第一次喝到酥油茶。面条很香,自家青菜,也是几天来吃的最香的一顿饭。

      安排下午4点坐车到子梅垭口赏贡嘎,所以大家吃过饭后,自由安排,大部分都睡觉了。我睡不着,把甲壳虫帐篷里里外外都晾开,然后开始听音乐发呆...

      4点过后,牧野已经安排好上垭口的车。一车坐7人,我跟思慕、小鲍坐后排,夏都、小遊和鹰哥坐中间,副驾是谁没太注意。行车半个小时多,宏光五菱的面包在N个180°大转弯的山路上开出了越野的速度...出发时下着小雨,不知道山上什么情况,越往上雨越大,最后靠近山顶的地方雨变成了雪,这也是今年见到的第一场雪。下车后,什么也看不见,周围的雾和雪笼罩着一切。也许是这些天花光了所有的运气,终究是要抱着遗憾回程,否者可以看到日照金山的壮丽景象。匆匆来匆匆去,十分钟不到,坐车下山...

      到藏民家后,向小鲍拿了她的纪念册。她提醒我从后面看起...后面是好多印章,每到一个地方都会留下痕迹,好喜欢这样的旅游方式。再往前是去过的地方写下的游记...然后就是记录生活...一直看到天黑,我看到是成长的共鸣。我用水来形容她,并不是说芙蓉如水。水在八卦中是坎的卦象,外柔内刚,我最敬重的形态。在经受生活的不幸和病痛的折磨后,依然如阳光般灿烂。看得出她不是故作坚强,她带着责任和寄托,一定是准备好了足够的勇气去对待生活的宿命。好像看见一枝腊梅花绽放在夕阳之下,周围是刚退去不久的风雪,不知是这枝腊梅花给这寒冷的天气带来的暖意还是天上的太阳想尽可能给这支腊梅花更多的阳光...

      天黑后到楼下大厅才知道,还有一车人没回来,车在路上抛锚了,已经有车去接了...不久后好在他们平安回来了...牧野也幸幸苦苦的准好了饭菜,在这特殊的日子,他们也用尽心思让这个团圆夜过的更有温度,真的是感谢他们费心的一路照顾。中秋必然会有月饼,每人发了一个月饼,只是我嘴疼,所以没口福。能喝酒的已经开始碰杯,大家一起聊天...毕竟明天还有18.5公里的路要走,所以不久后大家各自回房间休息。无缘跟二锅头、鹰哥他们一起喝两杯,我喜欢他们的个性和态度。我只是坐在一边听鹰哥讲骑兵的故事,以及骑马的技巧...待了一会我便上楼,我要认真的写一封读后感,同样也是分享了观点和感受。为了不打扰别人休息,带着头灯。写完后发现所有的人都已睡着...中秋夜并没出现月亮,雨已经停了,雾还没散去,简单洗漱下就入睡了...



    回复


  • 6楼

    左撇子6663楼主

    发表于:2017-11-07 08:08


    10月5日,再复子梅垭口

    巴旺海 -界石碑

    下子梅——12Km——巴旺海——6Km——界石碑——乘车——草科

    今日海拔:巴王海3200m、草科1500m。

      夜里大熊起来几次,因为他要看今早有没机会再上子梅垭口。大约六点,二锅头起来后对睡意朦胧的我说他要上垭口,让我跟牧野说一声,然后他背起包就走了...大熊已经起来。老藤也醒了,看看窗外的天气,毫不犹豫的穿起衣服,骞骞不群也开始穿衣服...我想,跟他们在一起,我是幸运的...我们出来后,二锅头还没走,已经叫了一辆车,看见我们都出来,他又跟老板娘交代了一声。于是我们五个人一起再上垭口。路上看到的天气,预示着今天一定能一睹“蜀山之王”的尊容。今天的司机师傅很靠谱,真正的越野比起五菱舒服多了...“山路十八弯”,而我们不知道转了多少弯...看见昨天下午坏掉的五菱面包车停在山路边...蜿蜒上升,看见了雪山分界线,主峰在不太亮的黎明中呈现出来。师傅是好师傅,答应给我们半个小时时间...到达山顶,雪和冰已经把昨晚守在这里过夜的车包裹起来。售票人员问我们要票,其实我们已经买过票,只是在队长手里,由于太早,所以我们并没带票,解释后我们继续赏景。太阳还没露出山头,但已经投出微弱的光芒。整个“蜀山之王”放在了眼前,视野的冲击感使内心又激动又为之惊呼!现在有必要科普一下贡嘎山的“荣誉称号”。贡嘎山海拔7556米,是四川省最高的山峰,被称为"蜀山之王"。贡嘎山虽然不到8000米,却是中国地势起伏最大的山体之一,据说,以贡嘎山峰顶为中心,在半径10公里之内,平均高差达到4000米,这在世界上也是罕见的。山区高峰林立,冰坚雪深,险阻重重,是中国海洋性山地冰川十分发育的高山之一,在登山运动和科学研究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是一座极受登山爱好者青睐的名山...而此时,捷克队六名登山者,正在登顶贡嘎主峰,而在未来的第二天(2017年10月7日)成功登顶,如果报告证明审核通过,将是继2002年法国队Antoine和挪威队Laurent(两人)成功登顶之15年后再次被人类触及。

      而我们依然没能见到日照金山的壮丽景象。太阳出来,照亮了子梅垭口,而主峰的日照金山只有在夕阳时才能看到,我们依然是幸运的,至少看到了主峰。如果说遗憾,不如说去年(2016年)11月份,中国队的李宗利、迪力夏提、童海军一行3人距山顶只有一步之遥(距离峰顶800米),在被大风吹起,又失去装备和鞋子后不得已放弃登顶,那才是真正的遗憾。(细节可搜索‘逐梦贡嘎|我们与顶峰只差一步之遥(攀登报告)’),他们经历生死边缘的人,对待生活一定不一样。就像宗利说的:“经过这样的攀登,似乎再崎岖的路都会变得平坦。”这不是我们国人的第一次攀登主峰,也不是最后一次。早在1957年,中国队6人成功登顶...1957年5月,那时的登山队还是叫‘中华全国总工会登山队’,共有19名登山队员,都是20多岁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8名队员遭遇暴风雪掩埋,光是救人就花了12个小时...遭遇雪崩第一次失去战友,13名队员全被从5000米处打下,“向上攀登用了3小时,被打下来,也就用了十几秒...”(信息来自《47年后重返贡嘎山》),只剩前面6名侦探队员(队长史占春、刘连满、刘大义、师秀、彭仲穆和国德存)继续登山。1957年6月13日,他们在没有充足的食物情况下做最后的冲击,并于下午1点成功登顶...遭遇雷电,下撤过程中天气变坏,“身上好像通电了,一氆氇身上好像都冒火...”(信息来自《47年后重返贡嘎山》)...遭遇滑坠,“...刚一走刘大义就滑坠了,把我和史队长也带了下去。人在滑坠的过程中都飞起来了,再落下,再飞起来,再落下。”三个人一直滑到悬崖边。“那时候正好有一个突出的石头,刘连满是从右边滑的,我和队长史占春从左边,石头就把绳子挂住了。队长史占春把石头死死抱住,这时候我也就拿冰镐保护住了。”刘大义还记得,“好像当时刘连满的脚已经悬空了。”刘连满的半个身子已经掉下了悬崖,“这时我才慢慢爬上来。我的左肩摔的有点脱臼了,冰镐也甩丢了。那时候的天气有点亮度了,我往下一看,悬崖能有2000米。我们就说赶快离开那个地方,太危险了。上边的3个人问我们:怎么样啊?我们就喊:你们要小心。”话还没说完,另外那3个队员——师秀、彭仲穆和国德存也发生了滑坠。当时刘大义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能够把他们拦一下,“我就往前跑了一点,可是绳子也就是一个人的距离,10多米而已,我只走了几米就被绳子拉住了,我也够不着他们。我当时没多想,假如真的把他们拦住了,也可能我们6个人一块下去了……”(信息来自《47年后重返贡嘎山》)

      截至2017年10月,共有32人登顶,21人遇难,死亡率65.6%(信息来自《如何看待捷克人2017年10月7日登顶贡嘎山主峰?》)。

    图片来源:小毛驴的《伟大的贡嘎》

    所有来这里的人,都想一睹“日照金山”的壮丽。虽然无缘,但也无憾。

    图片来源:网际飞侠的《贡嘎雪山的超级观景平台——子梅垭口与里说垭口》

    很快到了下山的时间,二锅头还在“争分夺秒”,真是仁者乐山。看着他如此热爱,我不忍打断,我说我先下去拖他们一会儿...到停车的地方,看到徐巍、安普他们几人也上来了...下山途中,大家表达着今天是多么幸运,竟忘了答应过司机师傅数这一路有多少个弯儿...


    图片:二锅头正在拍摄

    到达子梅村,大家都已经在吃饭。我匆匆将纪念册还给小鲍,得知她们也去了,只不过她们比我们晚一些...吃过早餐,赶紧收拾帐篷装包,准备出发...今天是最后一天徒步,我并不想走太快,顺着川水旁边开拓出来的公路,公路并不平整,汽车碾过后,到处坑坑洼洼。今天天气是这次旅行最好的一天,清晨路旁一些地方腾着缕缕雾气...穿过一条没有独木桥的雪融川,遇到两个小小萝莉,在阳光的照射下,她们是那么的可爱...水开始变缓,清澈无比的水,能让心灵更加透彻。我喜欢水,尤其喜欢山中的水。如果我有幸被人想起,请在旅途中的水旁为我停留一会儿,清澈的水会唤出内心的灵性。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水各有千秋,仁智皆我所求,即便力不能及,也要心向往之...


    图片:两个小萝莉


    图片:思慕和阳光姐全程一路重装,必须给一个大写的赞!

      到达三岔路口,右边是继续通到哪里的公路,左边是通往巴旺海的小路。走过一片茂密的树林,终不见日照的路已经泥泞不堪。在这里遇到了小遊和小鲍,在纪念册中得知小鲍这次旅行是她的收官之作,能跟这个乐观阳光还幽默的姑娘走今天最后的行程实在是幸运。我们说小遊经过这次旅行会有两个极端的结果,或是深深的爱上户外或是从此告别户外。这个坚强的厦门姑娘,在日乌切垭口有严重高反,依然能撑下来,这次旅行对她第一次参加户外来说,虽然足够虐,想必也有着非凡的意义,是一个有潜力的驴友...

    图片:左(粉色遮阳帽):小鲍    右(黑色棒球帽):小遊

      我们正式进入巴旺海,听说能和九寨沟的景色相媲美。背靠神山,缓缓流向大渡河。澄碧的湖水与雪山融为一体,海子中细纱沉积,形成色彩斑斓的河床,令人仿佛置身海滨。




    生态原始,很多古树浸泡在河水、沼泽之中,姿态怪异,神秘莫测,犹如置身侏罗纪时代。

      路上,小鲍分享着不知从哪里摘来的野草莓。经过独木桥,拍摄着经过的马队,领马的藏民直接从水里过,我想这水对他们来说更为神圣,能给他们带来平安。水被马蹄趟得浑浊,但又很快变为清澈...一边欣赏美景,一边拍照留念。因为今天天气格外晴朗,捡到几张不错的照片。经过一段小陡坡,看着安静的海子,慢慢告别所走过的大山和大川...

      离开巴旺海,一路都可遇见前来观赏巴旺海的旅客。他们衣着整洁,我们看上去如此狼狈,可我已经深深爱上这狼狈。无需讲这几天的经历了什么,默默走在最后并不好走的泥泞路上...


      贡嘎一直出现在我们的左手边,它以最圣洁的雪白目送我们离开...

      从巴旺海到界石碑大概花了两个小时。牧野已经在联系车队,这里手机依然没有信号...我们到的人等着后面的人。小鲍边吃着野果子边走向堆积装备的编织袋,她把帐篷等装备和路餐都送给了一路帮我们拖包的藏民,她这一举动,真正感动了所有人,她应该是这世上最好的姑娘。她的坚强、温柔、善良、友爱、幽默、阳光乐观已经把她妆扮成不可比拟的美丽女孩。把物资分享给需要的人,会收获更多的爱。将爱分享给他人,我们将不会缺少爱...

    图片:小鲍和陪伴我们整个行程并帮忙驮运的藏民的合影

      坐上去草科的车,我们结束了这一段难忘的旅程...



    回复


  • 结束语

      原始佛教的转山方向是逆时针,转山是一种祈福,以虔诚之心走完整个朝圣之旅,朝圣是走向自己的内心世界,捋顺自己迷乱的思路,心正方能身修...

      从山里出来,内心从未过的安定和平静。而这次旅行带给我更多的是磨练,是苦行,是自知。所有危险提醒着我,千万不要在大自然面前自傲。遇见大山,贡噶寺上我面对着主峰,在我来之前,我本想查阅一下沿途的风景,转而一想,不要查,就像我没做任何计划一样,甚至在这之前都没听说过贡嘎山,就像已经安排好的缘分,我随缘而去,面对一团浓雾,听着冰川的声音,默默发着呆,似乎知道那里有了不起的故事,容不得我欢呼。也遇见这些美丽的人,世界这么小,我们就这样遇见;世界这么大,我们分开就很难再见。我喜欢这样的旅行,这样一个人孤独而来,回程却不再孤独...

      感谢木神的推荐以及她的友情支持。感谢牧野、小泽、清风,一路瞻前顾后,我们的平安少不了你们的用心。感谢24位队友,一路上的多多照顾,认识你们,刷新了我的见识。感谢高原的米饭,让我下山后吃到最好吃的面条。感谢神山赐给我的苦难和平安,让我感受成长的意义。“狼狈”让我找回生活本来的样子,我们本已生活的很好,只是欲望驱使,追求着永远满足不了的“幸福”。世界之大,除了我们身边优秀的人还有很多不一样的优秀,他们不是身材高大、眉宇间英气,也不是肤白面娇体瘦,他们有着各自的个性和态度,一起狼狈的度过不长不短的时光...

      无论我们走了多远,都不要忘了我们为什么要启程...



    回复


  • 8楼

    左撇子6663楼主

    发表于:2017-11-07 08:08


    9月30日——10月5日,照片流水

    行程路线图


    出行方式


    徒步总线路


    9月30日,成都-137km-雅安-130km-石棉-105km-泸定-75km-康定-10km-老榆林-8km-电站-3km-格西草原

    今日海拔:成都540m,康定2970m,格西草原3400m



    电站

    起点









    西方外国友人,转山祈福过新年


    小泽大厨准备饭菜



    10月1日,格西草原-8km-两岔河-5km-下日乌且-4km-上日乌且

    今日海拔:格西草原3400m,两岔河3780m,上日乌且4350m


    “海市蜃楼”















    属于我自己的观景台

















































































    10月02日,上日乌且-6km-日乌且垭口-20km-莫溪沟尾营地(勒多漫因BC)

    今日海拔:日乌且垭口4830米、莫溪沟营地约4100米。














    有6公里的上坡路





    二锅头拍的照片,照片中是鹰哥和小鲍,他们的背景很强大。















    爬日乌切垭口












    垭口地方很小也很险


    下山路更陡




    看不见前面的路



    山脚休整的人和马队



    遍地蓝花





    左侧的贡嘎

    贡嘎一直出现在我们的左手边














    莫溪沟尾营地






    10月3日,莫溪沟尾营地-18km-贡嘎寺

    今日海拔:贡嘎寺3750米








    今天第一个独木桥,后面还会有好几处



























    几公里草甸后,开始进树林

    二锅头走在林间小道

    独木成林





























    路边的毒鸡汤

















    松萝挂满枝



    真成了泥腿子





    三岔路口




    10月4日(中秋),贡嘎寺-6km-上子梅村-8km(乘车)-子梅垭口-8km(乘车)-上子梅村

    今日海拔:贡嘎寺3750米、子梅垭口4550米
    隐约显现的主峰

    贡噶寺下的云海





























































    和蜗牛比“污”

















    酸果子



    10月5日,上子梅村-下子梅村-12Km-巴望海-界碑石-草科(石棉)

    今日海拔:巴王海3200m、草科1500m








    早晨的贡嘎主峰













    驴友的公仔













    贡嘎的日出








































    亮点是照片中的颜色








































































    这张照片有天然的相框











    这张图片有漩涡效果
























    心地善良的小鲍和淳朴的藏民

  • 游记出自:左撇子



Archiver|手机版|成都足迹户外 ( 蜀ICP备1101166 )

GMT+8, 2021-5-11 19:22 , Processed in 0.104482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